博必发官网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

一个麦季代表一个时代的变迁

时间:2017-09-06 15: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今天是星期五,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处理完手头的事务。给老婆打了个电话,“今晚回家吃饭,有什么好吃的?”老婆说“一个好消息:上午二叔到咱家来了,给你带了一袋芝麻叶,今晚吃芝麻叶绿豆面条吧”。啊?!芝麻叶?芝麻叶绿豆面条?乖乖!那是我的最爱!!
  
  嘻嘻,你别笑我的贪婪,说实话,芝麻叶绿豆面条是我们这里一种特色食品,把淘洗干净,清水漂好的芝麻叶拌上食盐再加上小磨香油然后放入7成熟的绿豆面条锅里共同煮熟,再加上捣好的胡辣椒,清香扑鼻,吃起来浑身冒汗,余味无穷,那个爽啊!这饭好久没吃过了。
  
  没吃过,不是因为不会做,而是现在芝麻叶太少了,小的时候芝麻叶是作为农民的辅助口粮的,那时,一到秋季家家户户房梁上都吊了大大小小好几个芝麻叶包,以备过冬,可是因为芝麻叶采摘加工的过程很复杂,所以现在人们已经很少采摘加工了,大多是家里有在外地工作的亲朋的农户,抽空少量的加工一些,当作家乡的土特产让人尝尝鲜罢了。
  
  说它加工复杂,是因为从青叶到储存起来经过的过程比较多。首先,芝麻叶不是随便什么时间都可以采摘的,必须要等到芝麻杀顶以后才可以,所谓“杀顶”就是指顶部的果实成型以后,时间一般就是农历的7月,那个时候天气正热,农人们天一亮就起床,带上篮子,戴上草帽到齐胸深的芝麻地里顺着芝麻的每一条枝丫由上而下双手不停的采摘,顶部的叶子细小但最好吃,可是采摘起来很慢。一般一个成年人一中午只能采下20公斤左右吧。在这方面女的要比男的发挥的更出色些。采摘回来的叶子要经过蒸馏揉搓晒干打包储存,以便作为冬季的口粮。
  
  蒸馏的过程很简单,但是技术性也很强,所谓简单,就是在一口大铁锅里添上水,把采回来的芝麻叶装上,加上锅盖,然后架上木柴一直把它蒸好。所谓技术性强就是要注意火候,时间长了煮烂了,前面的劳动全盘废弃,时间短了不熟,吃起来口感不好。而且在蒸馏的过程中要及时的上下翻动,以保证蒸的均匀。
  
  出了锅的芝麻叶就变成软软的,黑色的了。这时候要把他们抛洒在场院里平坦的地面上,让太阳暴晒,等到7 、8成干的的时候要进行揉搓。揉搓的目的主要是在尘土的作用下把芝麻叶分离成单个的条状,便于储存和食用。同时这样揉搓出来的味道更纯正。
  
  待到芝麻叶完全干透,用手一捏就成粉末的时候就要包装储存了。储存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这里我真的要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了。那个时候物质是极度匮乏的,没有塑料这个概念,极少量的棉布是要用来御寒的,重量虽然不大,但体积却不小的一堆怎么能长期保存呢?
  
  那个时段也正是荷叶成熟的季节,也是青麻(制作麻绳的一种植物)即将成熟的时候,人们把青麻的皮剥下,编织成网状,把一张张晒干了的荷叶放在网上,然后把再芝麻叶放上去,最后把网拉来起来形成一只美丽的圆球,吊在房梁上,那样子就像一个倒置的热气球!这样保存既干燥又不占地方,吃的时候把荷叶掏一个洞芝麻叶就很方便的拿出来了。那时候女孩子去相亲,要看的一样东西就是这种芝麻叶包的多少!----因为这是冬季农人的辅助口粮!
  
  时光荏苒,芝麻叶包现在已经绝迹了,但芝麻叶还在!只不过芝麻叶已经不是作为辅助的口粮存在了,那是一种生活的调料,那是一种亲情的延续!!!
  
  
  
  仅仅十来天的时间,就完成了由深绿到金黄的擅变,在阳光的照射下,黄的呛眼。微风掠过,波涛滚滚!整个原野变成了黄金铺就的锦缎。------麦子熟了!
  
  从飞机上往下看,绿墙红瓦的村庄是锦缎上点缀的花,那纵横交织的道路是牵引金箔玉屡的丝,成排成行的树木就是勾勒在锦缎上的线。--------好一张美丽的风景,好一副辉煌的画卷!好一派祥和的夏天!
  
  然而,农人是无心赏风景的。每年当这个季节到来的时候,他们就会提早把自制的老黄酒开坛,就提早去赶庙会,买回来草帽·扫帚·桑叉·木掀;到铁匠铺里挑选上好的镰刀·铁铲;把老黄牛喂得膘满体健;收拾好粮仓·整理好宅院;甚至把自己的腰带加长加宽!铆足了劲,要把那一片金黄毫不留情的搬回自己的家园。那时候穷啊,所以------麦粒儿果腹,麦草喂牛,麦根儿是柴火用来烧饭!
  
  再后来,啤酒上桌了,老黄酒退了二线;拖拉机进院了,老黄牛进了牛圈;熙熙攘攘的庙会上,是果蔬·肉类和鸡蛋,刀耕火种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场院里,脱粒机的欢笑代替了石磙吱呀的呻吟;原野上,小型收割机的身影若隐若现。而农人呢?你帮我·我帮你,尽管累点儿,却也是春风满面!日子好过了,因此------------麦粒儿进粮库,麦草去造纸,麦根儿肥田!
  
  而今天,麦收时节不用酒了,丰收的喜悦溢满了农民的心田,琳琅满目的庙会上,是豫剧,越调,还有宛邦,二夹弦!收割机的轰鸣遍布在乡间道路·原野田间,什么你镰刀扫帚和木掀,统统进到博物馆吧,为下一代讲讲历史,作为时代进化的证见!以往需要一个月的麦收季节,现在只要几天!剩余的时间呢?咱种夏·咱管秋,咱还可以出门旅游几天。哈哈哈--------麦粒儿做期货,麦草麦根儿全都肥田!
  
  麦子熟了,一粒麦子代表一个希望,一片麦子是历史的一个侧面。
  
  呵呵,我爱你,这金黄灿烂的季节;我爱你,这充满希望的夏天!
  
  母亲来城里住有一段时间了,生活起居都很好,对城里的生活也在慢慢的适应.,和左邻右舍的关系处理的也都非常好,看来无欲无求的母亲也已经融入了城市这个用钢筋水泥搭建起来的大家庭了.可是这两天她的心情有所不好,直嚷着要回家.说是家里还有些事情要做,------我知道那是她想家了,因为家里还有一个她始终放不下的老人--------她的婶婶, 我的二奶! 
  
  二奶比母亲小一岁,比母亲早6年踏入我们的家庭, 然后共同生活了60余年,尝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 为我们的家庭的繁衍生息付出了毕生的精力. 
  
  二奶是逃荒过来的,那年她九岁, 
  
  我的爷爷居长, ,他的弟弟小他十七岁.他们的父母辞世比较早,所以当奶奶嫁到我们家的时候就意味着他要照看好两个小人---------一个是我的父亲另一个就是我的二爷.我的爷爷以教私塾为生,但二爷性情秉直,桀骜不驯,所以.直到二十一岁时仍然没人上门提亲,奶奶心里很着急啊,就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我的二奶. 
  
  1941年(中华民国30年)日军侵占中原,民不聊生,颠沛流离,那一年,9岁的二奶随她的父母逃荒来到了我们家,被我的奶奶收留做童养媳.六年后,我的母亲嫁入,从此,她们两个和我的奶奶一起共同经营起我们这个风雨飘摇的家直到1968年分家,算起来, 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了二十一年!二十一年间她们相濡以沫,情同姐妹, 去田间劳作,他们如影随行,操持家务,争先恐后,抚养孩子,不分彼此,我们家人口最多的时候达16人,是全村人口最多的家庭.而且相处非常和睦,受到了街坊邻居的交口称赞. 即使在分开家以后,她们在生活上依然相互关照,孩子们更是不分彼此,常常是从这家锅里吃完饭再去哪家吃.逢年过节你送我一碗鸡蛋,我送你一捆蔬菜,一直延续到现在.
  
  1968年到现在,又过去了41年,这期间老人们有的已经过世,孩子们渐渐成人,也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世事在变,生活在变,但依然没变的还是那浓浓的亲情!去年把父母接来定居,离开的时候,几个老人都是泪流满面......
  
  随着岁月的流逝,二奶和我的父母也都进入耄耋,生活上他们已无法再相互关照,剩下的只是悠悠的思念和眷恋.每当我们回老家看望,父母总是千叮咛万嘱咐:给你二奶带点好吃的,给你二奶留点零花钱(尽管她什么也不缺)......
  
  祝你健康长寿!--------我的二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度娘终于有空带女儿出游